安徽|北京|重慶|福建|甘肅|貴州|廣東|廣西|海南|河北|河南|湖北|湖南|黑龍江|江蘇|江西|吉林|遼寧|內蒙古|寧夏|青海|山東|山西|陜西|上海|四川|天津|新疆|兵團|云南|浙江

首頁(yè) > 教育科技

高考志愿填報 天價(jià)咨詢(xún)靠譜嗎?
2024年06月26日 10:37 新民晚報

  高考志愿填報 天價(jià)咨詢(xún)靠譜嗎?

  教育部多次提醒考生和家長(cháng)切勿輕信不實(shí)信息

  本報記者 王蔚

  “我有大數據,保證你錄到滿(mǎn)意的檔位”“權威團隊一對一個(gè)別化指導”“考得好,不如填得好”……正值高考志愿填報階段,一些高價(jià)甚至天價(jià)的咨詢(xún)服務(wù)充斥網(wǎng)絡(luò )。對此,教育部已多次提醒廣大考生和家長(cháng),需謹慎對待市面上的各類(lèi)志愿填報指導服務(wù),切勿輕信不實(shí)信息,避免造成不必要的經(jīng)濟損失和志愿填報風(fēng)險。

  網(wǎng)上咨詢(xún)步步收費

  花大約18000元就能獲得直播間里的一個(gè)“高考志愿填報”咨詢(xún)名額。沒(méi)想到名額開(kāi)售僅1分鐘,就有兩三萬(wàn)人涌入搶報“資深權威高考指導師”的App咨詢(xún)課程,約3小時(shí)后就有消息傳出,已有上萬(wàn)人報名成功。普陀區一名男生考了511分,家長(cháng)唐先生對記者說(shuō):“孩子的這個(gè)成績(jì)說(shuō)白了考211以上高校是不可能的,但如果直接落到本市的二本院校,又覺(jué)得不是滋味,畢竟這個(gè)考分比大多數二本高校的錄取線(xiàn)可能要高出一大截。有沒(méi)有熱門(mén)高校的冷門(mén)專(zhuān)業(yè)可以撿漏?有沒(méi)有坐高鐵兩三個(gè)小時(shí)就能到達的外省市高?梢赃x?我們也吃不準,很想找專(zhuān)業(yè)平臺幫忙分析一下。不過(guò),當我們查到這個(gè)直播間后又有些猶豫,擔心不靠譜。你想,一個(gè)咨詢(xún)師如果接50個(gè)單,上萬(wàn)人報名成功,就需要約200名咨詢(xún)師,而且還是資深的、權威的咨詢(xún)師,這怎么可能?會(huì )不會(huì )拉一些大學(xué)生來(lái)應付?恐怕誰(shuí)也說(shuō)不準!

  昨晚,記者在手機應用商店搜索“高考志愿填報”App,至少有20個(gè)。這些App的下載量參差不齊,少的幾百次,多的已經(jīng)被下載了幾十萬(wàn)次。記者接連下載了兩三個(gè),點(diǎn)進(jìn)去后看到首頁(yè)就是各種“套餐價(jià)”,都在標榜“服務(wù)考生大優(yōu)惠”。有一款App分為“基礎版”“完整版”和“躍進(jìn)版”,這幾天推出了大酬賓價(jià)。其中,“各高校招錄數據查詢(xún)”“沖一沖、穩一穩、保一!x一’”“投檔方向分析”等,每一步都要付費。

  App還算是“明碼標價(jià)”的,最“坑”考生的是那些虛假網(wǎng)址鏈接。騙子利用家長(cháng)的焦躁情緒,通過(guò)偽基站群發(fā)短信并附有一個(gè)網(wǎng)址鏈接。不少考生及家長(cháng)收到此類(lèi)信息后,沒(méi)有多想就點(diǎn)開(kāi)鏈接,輸入考生姓名、身份證號、考號、手機號、銀行卡號等信息,然后手機便會(huì )被偷偷植入盜取網(wǎng)銀的木馬軟件。針對這樣的騙局,教育部連續多年發(fā)布預警,提醒廣大考生及家長(cháng)謹防“高價(jià)志愿填報指導”詐騙陷阱。各省級教育行政部門(mén)、招生考試機構還將會(huì )同市場(chǎng)監管、公安等部門(mén)開(kāi)展高考志愿填報服務(wù)專(zhuān)項治理。

  咨詢(xún)平臺形成產(chǎn)業(yè)

  “對于天價(jià)高考志愿填報一對一服務(wù),支持的認為這是正常的市場(chǎng)行為,一個(gè)愿打一個(gè)愿挨;質(zhì)疑的認為這是利用家長(cháng)的焦慮,把客戶(hù)當韭菜割!21世紀教育研究院院長(cháng)熊丙奇說(shuō),考生填報志愿時(shí)與其信所謂的“專(zhuān)家”,還不如信自己。

  據悉,我國目前共有1850余家企業(yè)的名稱(chēng)或經(jīng)營(yíng)范圍里含有“志愿填報”字樣,年市場(chǎng)規?蛇_近10億元。這些企業(yè)大多注冊為教育咨詢(xún)公司、科技信息公司等,有些還申請了高考志愿填報的相關(guān)專(zhuān)利。這些年,“基于大數據分析”又成為這些公司的新賣(mài)點(diǎn)。甚至有不法分子混跡其中,假冒“權威專(zhuān)家”,自稱(chēng)掌握“內部大數據”,利用中介、網(wǎng)站或App等指導考生填報志愿,進(jìn)而騙取錢(qián)財。

  那么,所謂“基于大數據”是不是真的就靠譜呢?有高校招辦人士向記者透露,目前全國普通高等學(xué)校約2800所,其中本科院校約1300所,開(kāi)設了800多個(gè)本科專(zhuān)業(yè)。各校有各自的報考和錄取規則,同樣名稱(chēng)的學(xué)院(系科),專(zhuān)業(yè)方向也是千差萬(wàn)別的。特別是全國高校并沒(méi)有完全聯(lián)網(wǎng),更不要說(shuō)所屬的二級學(xué)院、三級系科了,所謂“大數據”也就是各校在網(wǎng)上公布的專(zhuān)業(yè)目錄、招生計劃、往年各專(zhuān)業(yè)最低錄取線(xiàn)等有限的一些數據,對考生有一定的參考價(jià)值,但根本不能作為“一對一”精準指導的“數據庫”。

  值得關(guān)注的是,商業(yè)性的網(wǎng)絡(luò )在線(xiàn)咨詢(xún)竟然還帶動(dòng)了相關(guān)培訓熱的出現。某“高考填報志愿指導師”訓練營(yíng)向社會(huì )公開(kāi)招募,年齡最高可達60歲,培訓方式均為線(xiàn)上學(xué)習,僅3天就能結業(yè),且承諾只需參加1門(mén)考試,題型僅為選擇題,通過(guò)率高達90%以上,證書(shū)終身有效,將來(lái)從業(yè)“收入可觀(guān)”。然而,據記者了解,我國無(wú)論是教育、工商還是科技管理部門(mén),都沒(méi)有頒發(fā)過(guò)所謂的高考志愿“咨詢(xún)師”“規劃師”之類(lèi)的資格證書(shū),網(wǎng)絡(luò )平臺上大多是“草臺班子”。記者調查發(fā)現,從在線(xiàn)填報志愿咨詢(xún)到“指導師”培訓,其實(shí)已經(jīng)形成了一個(gè)“產(chǎn)業(yè)鏈”。舉辦這類(lèi)培訓的大多就是那些個(gè)從事高考咨詢(xún)服務(wù)的信息公司,那些“持證”的“指導師”反過(guò)來(lái)又被這些公司招錄為兼職員工。平臺負責接單,然后發(fā)包給“指導師”,再將他們包裝成所謂的“資深專(zhuān)家”“權威規劃師”“金牌高考志愿指導師”等。

  生涯教育不可或缺

  熊丙奇表示,天價(jià)志愿填報服務(wù)的背后,是學(xué)校生涯教育與升學(xué)規劃指導的缺失,最為關(guān)鍵的原因是,一些教育部門(mén)、學(xué)校沒(méi)有盡到對學(xué)生的生涯教育、升學(xué)指導規劃的職責。不少學(xué)生、家長(cháng)有選擇學(xué)校、專(zhuān)業(yè)的困惑,這就給天價(jià)咨詢(xún)提供了市場(chǎng)。

  照理說(shuō),最了解每個(gè)學(xué)生真實(shí)學(xué)習情況、個(gè)性特長(cháng)、發(fā)展前途的是高中教師,尤其是班主任。但是,事實(shí)上高中學(xué)校最關(guān)心的往往是“清北復交錄取人數”“985、211上線(xiàn)率”以及“本科率”等指標性數據。至于學(xué)生是不是進(jìn)入了適合的高校、適合的專(zhuān)業(yè),與高中學(xué)校不會(huì )有什么利害關(guān)系。幾年前,滬上一所名牌高中的一位尖子生高考時(shí)考出了極高分數,對醫學(xué)專(zhuān)業(yè)向往已久且志向堅定,結果不聽(tīng)學(xué)!皠褡琛碧顖罅酸t科院校,而沒(méi)有按學(xué)校的要求填報“清北”。此事惹得校領(lǐng)導大為光火,班主任雖然理解學(xué)生的做法,但遭到了學(xué)校批評,認為他的工作不得力,“白白浪費了一個(gè)清北名額”。

  熊丙奇說(shuō),我國從2014年啟動(dòng)新高考改革,擴大了學(xué)生的學(xué)科選擇權。本來(lái),按照高考改革的要求,各中學(xué)要對學(xué)生進(jìn)行生涯教育與選科指導,引導學(xué)生在高一時(shí)就要根據自己的學(xué)科興趣與未來(lái)職業(yè)興趣,確定初步的升學(xué)目標,能比較準確地定位報考什么大學(xué)、選什么專(zhuān)業(yè),以及根據這一目標選擇適合自己的高考科目組合。然而,不少中學(xué)并沒(méi)有開(kāi)展這方面的教育與指導,導致不少學(xué)生在填志愿選擇大學(xué)和專(zhuān)業(yè)時(shí)沒(méi)有明確目標,也不知道自己對什么專(zhuān)業(yè)感興趣。在咨詢(xún)時(shí),考生和家長(cháng)問(wèn)得最多的問(wèn)題往往只是“高考大概考多少分,可報考什么大學(xué)、專(zhuān)業(yè),什么專(zhuān)業(yè)好”。針對這樣的提問(wèn),那些能簡(jiǎn)單明了地給出可報什么專(zhuān)業(yè)不能報什么專(zhuān)業(yè)答案的“網(wǎng)紅指導師”,很容易受到相當一部分家長(cháng)的追捧,以為獲得了明確的咨詢(xún)結果,而且還很具有操作性。其實(shí),這樣的咨詢(xún)看似面面俱到,實(shí)則也只是泛泛而談,更不要說(shuō)什么精準和個(gè)性化的指導了。

  有教育專(zhuān)家提出,高中學(xué)校應該成為開(kāi)展高考志愿填報指導的主陣地,建議進(jìn)一步加強對高中教師的培訓,把包括志愿填報指導在內的學(xué)生生涯規劃教育明確列為高中的日常教育任務(wù)之一。

  專(zhuān)家意見(jiàn)

  用好權威渠道發(fā)布的信息

  市教育考試院負責人提醒考生和家長(cháng),本科階段各批次的志愿填報與投檔錄取方式可見(jiàn)《上海市2024年普通高等學(xué)校招生志愿填報與投檔錄取實(shí)施辦法》。

  此外,市教育考試院編寫(xiě)的《2024年上海市普通高等學(xué)校招生專(zhuān)業(yè)目錄》作為填報志愿的重要指導,為廣大考生提供了每一所在滬招生高校的專(zhuān)業(yè)設置和計劃情況,還有相關(guān)的錄取要求等,考生和家長(cháng)務(wù)必認真研讀。建議考生結合已出版的《2022—2023年上海市普通高等學(xué)校招生各專(zhuān)業(yè)錄取人數及考分》,對照各高校以往在滬錄取情況,按照個(gè)人興趣愛(ài)好,綜合研判后進(jìn)行志愿填報的考量和選擇。

  需要特別提醒的是,2022年至2023年的錄取情況是依據2024年之前的選考科目要求設置的院校專(zhuān)業(yè)組和專(zhuān)業(yè),2024年有的相同專(zhuān)業(yè),特別是理、工、農、醫類(lèi),其選考科目要求可能已發(fā)生了變化,考生在參考2022年至2023年的分數線(xiàn)、位次等信息時(shí),務(wù)必理性、謹慎、客觀(guān)。(來(lái)源:新民晚報)

責任編輯:王雨蜻

友情鏈接: 中國政府網(wǎng) 陜西省人民政府 陜西省委統戰部 西安市人民政府 人民網(wǎng) 新華網(wǎng) 中央電視臺 央廣網(wǎng) 群眾新聞網(wǎng) 西部網(wǎng) 西安日報 華商網(wǎng) 西西新聞
本網(wǎng)站所刊載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(wǎng)觀(guān)點(diǎn)。 刊用本網(wǎng)站稿件,務(wù)經(jīng)書(shū)面授權。
未經(jīng)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Copyright ©1999-2023 chinanews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